一个女人治疗宫颈糜烂的日记

图片 1

第一次听到“宫颈糜烂”这个词,还是在两年前。一天晚上,和老公激情后打扫战场时,突然发现身下一滩鲜红的血迹。我顿时有点懵:月经?也不该这时候来,是哪里破了?可是也不疼不痒啊。第二天一早,我直奔医院。医生给我做了内诊,还用钳子把棉球伸入我的宫颈,随即鲜血就把棉球染红了,“出血这么多,你宫颈糜烂挺严重的!”

躺在检查床上,我的身体紧张地抽动着,胸口更是要窒息得发闷。我无比排斥“糜烂”这个词儿,当医生用糜烂来形容我的宫颈的时候,顷刻间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秃鹫叼着那些烂肉的画面,我对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到有点恶心。

老公回来问我,出血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竭力地用其他诸如“发炎”、“出血”等词汇去替代“糜烂”,唯恐这个不怎么样的病名让老公对我的身体产生“不良反应”。我把医生开的洗液和抗菌消炎的药物都放在一个小角落里,治疗也总是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悄悄地进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