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饰一身轻

耳钉都是成对的,何来三只耳钉呢?听我慢慢道来。
我有一对钻石耳钉,是先生在我们结婚前一年的圣诞节送给我的礼物。虽然我对他印象极好,认定他是个好人,是个非常靠谱的人;但毕竟我们刚刚接触一个多月,我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在我这里他还处在考验期。所以,我一直没戴。心里想着:万一不成,我也不想占人家的便宜,崭新的钻石耳钉还给他,他还可以转送她人。表面上看起来,他是个五大三粗的人,但他却粗中有细,是个心思缜密,洞悉一切的人。
因此,先生不甚满意!我这点小心眼,早被他看穿了。我知道,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定我了!而我还多少有些犹豫。毕竟我门相处的时间不长,我们又不是少男少女,彼此都曾有过失败的婚姻,所以尽管年龄一大把,对将来还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。
一个周末,他带我去吃日本料理。这间日本料理,铺面不是很大,人气却很旺,排队等就餐的人们从里面一直排到了外面。他每周都会带我去餐馆,而且每次去的餐馆都不同。显然他是下了功夫做过功课的,带我去品尝各个国家不同的风味,每个餐馆都很有特色。记得那天天气格外的寒冷,羽绒服很快就被冷风吹透了,令人瑟瑟发抖。好不容易才等到座位,热腾腾的饭菜,飘着热气散发着香味端上了餐桌。正大快朵颐,先生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我到底是你的朋友呢?还是你的男朋友?”当时,我心里就咯噔一下!我们正相处的热络,何来这样的问题?“你当然是我的男朋友。”我随口答道。他没再继续问下去,就一直盯着我看,明显是在用眼光扫描我的双耳。我意识到,问题出在那对耳钉上,好多天过去了,他送我的那对钻石耳钉还悄无声息地躺在首饰盒里,并没有得到主人的青睐。敏感的他,有了危机感,当时搞得我不免有些尴尬。
回到家里,他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子里,挥之不去。我也想证实这个问题,在心底里反复的琢磨:他到底是我的朋友,还是我的男朋友?他是不是那个值得我托付后半生的人???
经过几天的碾转反侧,回想他和我之间两个多月的点点滴滴,深思熟虑后,我决定戴上耳钉,给他一颗定心丸。
这一戴就戴了好多年。除了看医生做检查时,必须要摘下来,其他的时间这对耳钉就一直在我的耳垂上隐隐闪烁。这是我们之间感情的见证,是他送给我的第一份圣诞礼物,所以倍加珍惜!现在看来,我当时的决定非常正确!!
半个月之前,我们和营地的几家邻居在玩牌。无意中我的手碰触到了我的左耳垂,上面光光的,没有摸到那个耳钉。我心里一惊!又赶紧去摸右耳,耳钉还在。马上告诉坐在我身边的先生:“我的耳钉丢了一只。”先生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别急,一会慢慢找。”打牌结束,我就赶紧去了浴室,活动室及室外的回廊周围仔细的寻找。可想而知,毫无踪迹!
确切的说: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间丢的,怎么丢的,到哪里去找?邻居们知道我丢了耳钉,还是钻的,也帮着四周找寻,替我惋惜。先生至始至终,没有丝毫的埋怨,微笑淡定地说:“我知道你的生日该买什么了!”言外之意,也是在安慰我。
今天是情人节,一大早起来,先生喊我过来笑着说:“Happy Valentine’s Day
!”一眼看到台面上放着一个礼品袋子。一看那牌子就心知肚明,不用打开就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礼物。但还是感觉有些意外!先给了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!送上了我给先生准备的一大盒黑巧克力,这是先生的最爱。然后小心翼翼得打开礼物,首饰盒里一对比原来那对大了一倍的钻石耳钉呈现在眼前,闪闪发光。赶紧对先生说:“谢谢!这次我要倍加小心,希望不再丢失!”先生笑着说:“希望如此吧!”“我心中很纳闷,这耳钉后面那么长的螺丝扣,真的不明白怎么会丢了?不过好歹也带了好多年。”我心虚的说道。
我顺便问了句:“不是说好了这是生日礼物吗?怎么提前了?”先生笑着说:“你的生日还有几个月呢,我担心你的耳洞长在一起,到时候再打耳洞,干脆提前买了。”好细心体贴的先生啊,令我好感动!有夫如此,夫复何求!
但说的好像我只有一对耳钉似的,我还有好几对不同的耳环,耳钉呢!不过我是喜欢买,但从来不戴。戴这对耳钉只因为这是先生送给我的定情物,所以我格外珍惜,戴上就不舍得摘下来而已!
广告里不是说: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留传吗?都让这广告闹得,到我这就变成,两颗丢一颗,剩下一颗永留传了。丢的我心痛啊!不只是价值,而是那份情,那是我们感情的见证!
就这样,从今天开始,我就拥有了三只钻石耳钉了。我已经计划好了,把那颗钻石改做成戒指,让这份爱永远流传下去!!

我现在不用任何饰品了,因为我和饰品八字不合。

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对铁耳环,那会我6岁左右,还没有上学,我的一个小表姑,要给我打耳洞,我欣然接受。于是她给我拿了一个小板凳让我坐在院子中央,她去找工具。过了一会她端了一碗水,还有针线,两颗黄豆出来了。她先是拿两个黄豆在我耳垂上转啊转啊,等转一会,拿穿好线的针从耳垂穿过,把线留着耳垂上。就这样耳洞就打好了,但是白线不能拆掉,还要不定时的上酒。大概带了一个月的白线,小表姑说可以拆线了,然后送给我一对铁的耳环,那时候我觉得那副耳环是世界上最萌的饰品了。可是只带了一天,它就下岗了。因为到晚上睡觉的时候,要把耳环摘下来,妈妈怎么也摘不下耳环后面的铁扣,后来爸爸拿钳子费了半天劲才把它摘了下来。然后爸爸一声令下,以后再别戴了!小时候没有做错事的时候都很怕爸爸,现在做错事了,他吼一声,更是吓得我肝颤。之后再没有带过,连一个花椒棍儿都没有带过。慢慢的耳洞就长上了,之后有了激光穿耳洞,我也没有再去打过。

第二件饰品是一条银项链,大学第一个寒假回家,和哥哥逛商城,买了一件衣服可以免费抽奖,一抽奖人家说我中奖了,可以按照一折的价钱买一条项链,那项链标价是一千,一折的话就是一百,我当时相当激动,跟哥哥说,居然中奖了,从来没这么幸运过,买一条吧。哥哥也没说什么,我选了一条,哥哥付了钱。到了家,觉得不对劲,我还特正经的问我哥,这个是不是故意说中奖的?我哥说,你才知道啊?那你怎么不告诉我?我以为你知道呢,而且你又喜欢就买了呗。后来戴上了,让我妈看,我妈来了句,脖子那么黑,还带个发白的项链。我晕,之后只是偶尔带一带。还有一个项链戴的了两年的时间,是大学时候的男友送的一块玉,是一个白色叶子,不知道是昆仑玉还是和田玉,姑且这么想吧。后来又听说女生戴叶子号,金枝玉叶嘛,就更喜欢这块玉了,不料两年后毕业,顺便和男朋友分了手,我回了老家,还是想带着那块玉的,可是挂玉的红线打的结,总是开,带不住了。我想缘尽了,那就算了吧。干脆不带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